設為首頁
無障礙系統
手機版
法治號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法制日報報系
法制網首頁>>
微型分布式作戰:以小博大制勝戰爭
發布時間:2019-06-11 11:02 星期二
來源:中國軍網

微型分布式作戰源于顛覆性技術引發的新一輪軍事革命浪潮,展示了體系作戰在大國戰略競爭中的重要作用,體現出現代戰爭大體系支撐下的精兵行動,以及戰略目的戰術支撐的重要特點,同時契合了信息化戰爭的發展規律,將成為未來軍事斗爭和武裝沖突的新形式。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微型分布式作戰:以小博大制勝戰爭

■智 韜

要點提示

微型分布式作戰源于顛覆性技術引發的新一輪軍事革命浪潮,展示了體系作戰在大國戰略競爭中的重要作用,體現出現代戰爭大體系支撐下的精兵行動,以及戰略目的戰術支撐的重要特點,同時契合了信息化戰爭的發展規律,將成為未來軍事斗爭和武裝沖突的新形式。

現代戰爭是體系與體系的對抗。隨著信息科技與智能化微型裝備的快速發展,大國之間利益博弈與戰爭體系摩擦,越來越呈現出了戰術行動直接達成戰略目的、體系分布聚能與微型作戰釋能的特點。微型分布式作戰的產生,源于時代科技進步對作戰體系的賦能與顛覆,本質在于戰爭目的和規模的有限性與體系的級聯脆弱性并存,進而使以小博大制勝機理發生了新的變化。

微型分布式作戰的內涵

微型分布式作戰的核心思想是基于分布式作戰體系支撐下的精確打擊和定點清除。它的前提和基礎是以強大的作戰體系為支撐和后盾,這個作戰體系往往是廣域分布的,其作戰的重要方式是針對局部目標甚至是單獨目標實施的精確化、無附帶傷亡的微型化作戰。如果把作戰體系比作作戰“云”的話,那么微型分布式打擊就好比作戰“云”放出的“閃電”,直擊敵方的關鍵要害。

一是微型分布式作戰以技戰術行動直接達成戰略目的。戰略目的的達成是依靠現代高科技和戰術行動支撐。科技的飛速發展,特別是顛覆性技術的出現,使新型武器裝備的運用,能夠在戰術行動中發揮出決定性的、顛覆性的作用,往往能夠直接達成戰略目的。戰爭逐漸體現出了戰略塑造牽引戰術行動,戰術行動支撐戰略目的的特性。首戰可能就是決戰,戰略目的的實現不再需要若干次戰役的勝利就能達成,一場戰爭可能就是一次作戰行動。微型分布式作戰正是以高、精、尖的作戰實力,迅速打破大國軍事力量平衡,是“大戰略·微戰爭”的顯著形式。

二是微型分布式作戰是一種跨域融合的體系作戰。微型分布式作戰是體系作戰的一種特殊樣式。從結構與功能上看,它可以視為微縮版的體系作戰。如果將聯合作戰體系對抗比作人體的“拳擊擂臺賽”,那么微型分布式作戰可以看成是全身發力、集中力量的“擊劍運動”。微型分布式作戰的體系在于其作戰行動背后的整體支撐體系。這個支持體系的重要特征是,以網絡信息系統為基礎平臺構建,以微型作戰行動的實現為協同依據,指揮調控全域力量優勢互補、聚優增效,實現各作戰域、各層次在力量、手段和行動等方面的高度融合、多維聚力、整體聯動和集成釋能。

三是微型分布式作戰是在無聲中完成大國力量博弈。微型分布式作戰雖然是以有人或無人參與的方式實施,在有形物理空間或無形網絡空間進行作戰,但卻往往在無聲無息中克敵制勝。所謂大國致敵不喧囂,微型分布式作戰正是以“四兩撥千斤”的精巧實力,實現大國力量的博弈與再平衡。微型分布式作戰的發起與實施往往超出任何人或武器裝備的感知偵察范圍,達成作戰目的時所產生的作戰效果如同偶然事件一般,而不被世人所察覺,甚至讓對方不知道敵人是誰?也不知道遭受了哪種武器的攻擊?無聲無形中敗局已定。

微型分布式作戰的基礎

微型分布式作戰并非是建立在想象中的空中樓閣,而是既有實際鮮活的戰斗案例為依據,也有現代化的科技裝備為支撐,為微型化分布式作戰的實施奠定了重要的物質基礎。

一是泛在網絡提供體系支撐。網絡信息系統是以網絡中心、信息主導、體系支撐為主要特征的復雜系統,對體系產生基礎性、支撐性、主導性作用。未來,隨著無線網絡的廣泛滲透,網絡信息無處不在,為微型分布式作戰提供了作戰“云”支持。泛在網絡“云”是網絡信息系統在作戰體系中的融合形式,它聚合各類終端的戰場資源并提供服務能力,是戰場環境、基礎設施、武器裝備、作戰人員、保障資源等要素節點共享的“資源池”。微型作戰行動可以依托作戰“云”實現網絡化戰場感知、指揮決策、精確打擊和綜合保障等能力。

二是智能算法融合偵察指控。微型分布式作戰的情報搜集與分析過程漫長,而作戰指揮控制及協同聯動的精度與實效性要求高,使信息鏈與指揮鏈路高度融合、快速響應,短時間內需要處理實時海量信息,因此,迫切需要智能分析算法的介入,以實現高速最優化指揮控制。智能算法融合偵察指揮,就是為了確保作戰態勢信息與戰略決策意圖隨時反饋到作戰行動,使作戰行動動態遵循最優的戰略目的實現路徑,整體呈現出“瞬時一體化”的意志同步特性。這種指控方式充分利用情報信息系統對戰場感知的成果,依據精確化、實時化、智能化的情況報告,利用泛在網絡“云”提供的資源共享、信息聯通、要素融合、虛擬協作、并行計算、智能輔助等強大功能定下作戰決心,并通過作戰推演檢驗決心方案的可行性,再將決心方案轉化為具體的作戰行動計劃。

三是微型力量實施精確釋能。微型作戰力量早期通常依靠特種作戰分隊攜帶精良裝備完成定點清除任務,隨著裝備的發展,察打一體無人機逐漸擔任抵近獵殺任務。此外,在納米、仿生、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綜合運用下,自主殺傷性武器越來越朝著微型化方向發展,進而成為了微型作戰精確釋能的首選力量。例如,小型無人機不僅能夠抵近偵察,同時也能攜帶彈藥實施類似“汽車炸彈”的自殺式攻擊,其精確性和效費比更高,特別是在和平環境下仍然可以發起突然攻擊。借助微型化武器實施精確釋能、點穴攻擊是微型分布式作戰的主要方式。

四是脆弱重心導致級聯癱瘓。體系的健壯性與脆弱性共存,尤其是利用體系脆弱性的“命門”或“死穴”,就能夠產生由點到面級聯癱瘓的體系崩塌效應,這類目標的存在為微型分布式作戰的實施提供了客觀條件。級聯癱瘓過程正如“多米諾骨牌”一般,而引發體系“雪崩”效應的微型作戰行動,能夠借力發揮出了“四兩撥千斤”的巧實力。體系與生俱來且客觀存在的脆弱重心,成為微型分布式作戰的首選目標。

微型分布式作戰的運用

微型分布式作戰,在和平環境或戰爭時期都有廣泛的運用模式。根據不同戰略目的,微型分布式作戰的目標往往是敵方體系的“阿喀琉斯之踵”,精確攻擊能夠達到防不勝防、一擊致命的效果。

一是精確獵殺核心人員。擒賊先擒王。敵方抵抗意志的核心主要集中在關鍵人物身上,而微型分布式作戰正是為了達成“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目的。現代戰爭中,隨著信息化的發展,已經逐漸出現了有關此類的戰例。典型的如俄軍擊斃杜達耶夫行動,戰場前沿出動了一架戰斗機,投下了兩枚炸彈,但后方支撐的卻是龐大的作戰力量體系。可以說,這次作戰行動的時空和目標都是高度集中的,相對于龐大的后方作戰體系,前方特種作戰如同“尖端放電”一般實施微型殺傷,支撐這種行動的,卻是基于信息系統的作戰體系,特別是這個體系往往是廣域分布、多級多域聯動的。

二是威懾操控重要人物。威懾源于力量。一旦形成微型分布式作戰的能力,特別是針對重要人物的行動路線圖,就會對其產生重要的威懾力。外軍認為,無論成功與否,都會形成了強大的威懾力,斬首戰術的重要戰略價值在于能夠讓敵對勢力領導層恐懼,給對方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從而干擾對方的決策和指揮。如今,隨著科技的發展,特別是控腦技術的逐步成熟,未來甚至可以通過微型分布式作戰,將控腦武器運用于敵方決策重要人物,達成隱形操控的目的。

三是精準撬動體系坍塌。打蛇打七寸。體系的要害重心是毀癱體系的關鍵甚至是唯一途徑。體系有著極強的自適應性、冗余性和再生性,對應于毀傷來說,就是一個體系對于隨意的攻擊具有極強的穩定性,對蓄意定點攻擊具有脆弱性。因此,微型分布式攻擊以體系要害重心為唯一攻擊目標,因此就能夠對敵體系構成“絕殺”。例如,敵方的網絡系統猶如其戰爭機器的“信息總閘”,通過網絡作戰行動,就能夠控制并拉動敵戰爭體系的“網閘”,就可能達到“熄滅”其戰爭體系的目的。

責任編輯:劉艷
相關新聞
百盈娱乐真人游戏 宝丰县| 旺苍县| 苏州市| 壶关县| 手游| 泸西县| 萨迦县| 珠海市| 泽普县| 德昌县| 卓资县| 甘洛县| 平湖市| 玛纳斯县| 黄龙县| 高尔夫| 江津市| 灵丘县| 张家口市| 浮山县| 屏山县| 江津市| 贡觉县| 五指山市| 陆丰市| 五大连池市| 乌鲁木齐县| 永兴县| 子长县| 扎囊县| 扬中市| 梁河县| 永济市| 潼关县| 邓州市| 舒兰市| 丰宁| 义马市| 抚松县| 普定县| 达拉特旗| 鄂温| 湖南省| 锡林浩特市| 苍梧县| 密山市| 镇远县| 咸丰县| 嘉荫县| 巴林左旗| 卓资县| 视频| 万荣县| 商都县| 无极县| 阜康市| 嘉定区| 武安市| 静宁县| 合水县| 拉孜县| 铁力市| 特克斯县| 璧山县| 仁寿县| 噶尔县| 长武县| 渝中区| 年辖:市辖区| 乌兰浩特市| 临江市| 通江县| 新化县| 苏州市| 大英县| 阜平县| 麟游县| 莎车县| 石首市| 临颍县| 海兴县| 邯郸县| 突泉县| 东兴市| 卓资县| 平果县| 白银市| 罗田县| 梧州市| 乃东县| 定州市| 贵阳市| 孝感市| 锡林郭勒盟| 嘉义市| 黑水县| 昌邑市| 平罗县| 万宁市| 鹤岗市| 文成县| 武山县| 汉源县| 黔西| 南川市| 尤溪县| 南陵县| 云浮市| 岫岩| 教育| 柯坪县| 武陟县| 平果县| 昭苏县| 安图县| 南通市| 兖州市| 东方市| 宣汉县| 稷山县| 冀州市| 武穴市| 高雄县| 棋牌| 平安县| 顺平县| 社会| 五常市| 泗阳县| 广宗县| 白玉县| 博爱县| 乌兰浩特市| 大宁县| 金湖县| 和平区| 三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