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频道
法制网首页>>
基层治理岂能用诅咒式标语
发布时间:2018-10-24 16:22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以不文明促进文明,以侮辱他人,贬低人格的方式来推动工作,有可能起到负作用。譬如,这种诅咒式标语极易引起群众反感,导致适得其反的结果


□ 史奉楚


  “乱搭乱建,全家短命”“粪堆草堆不迁走,后辈子孙不如狗”“人畜不分居,又无子孙又无妻”……这是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墨红镇补木村几辆小车上张贴的“诅咒式”环保宣传标语。墨红镇政府党政办唐姓主任10月22日告诉记者,此标语为补木村村干部自行制作,张贴在村干部的私车车身,被发现后已进行清理,并批评教育了相关人员(10月23日澎湃新闻网)。
  这些看起来对仗、顺口、打油诗式的标语,实际上是诅咒他人的语言,且句句都比较歹毒。更不可思议的是,这还是村委会干部自行制作的标语。毫不客气地说,这种赤裸裸的诅咒标语早已不适应现代社会要求,充分暴露出有关人员的法盲式思维,对此,有关方面理当予以及时制止并纠正。
  通过报道可知,这些标语系村委会干部为要求村民搞好环境卫生、参与村集体义务工、主动缴纳卫生费而制作。在村干部推进人居环境改善工作中,一些村民不配合还冷嘲热讽,导致相关村干部工作不力,由于憋着一肚子气,个别村干部便借标语发飙。
  应该说,当地村干部推进人居环境改善工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无论多好的出发点,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能以此掩盖执行过程的不文明。如今,随着建设法治社会进程的推进以及人们法治意识的提升,无论是行政执法还是民间纠纷,越来越多的人都注重程序的合法以及方式的文明,不再诉诸野蛮、暴力式的威胁和诅咒。
  譬如,对于民间纠纷,之前不乏部分人通过约架等暴力方式解决,谁狠谁沾光,谁软弱谁吃亏。但如今,依法办事已经成为趋势,好勇斗狠式已经被摒弃,相反,暴力方式不仅无法解决纠纷,反而可能导致陷入被动,得不偿失。
  村委会作为基层组织,面对的事情千头万绪,面对的村民性格不同、思路不同,想法各异。这决定了其在推动工作,处理基层事务时必然面临诸多困难,甚至难以推进。因而,部分基层干部便突发奇想,以骂人式、诅咒式语言和标语威胁一些总是不听话的村民。
  殊不知,这种做法既悖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与现代法治理念背道而驰。而且,这种做法只可能起到一时的作用,未必能够达到有效的治理效果。特别是,以不文明促进文明,以侮辱他人,贬低人格的方式来推动工作,有可能起到负作用。譬如,这种诅咒式标语极易引起群众反感,导致适得其反的结果,甚至引发基层干部与村民之间的纠纷,最终落个一地鸡毛,两败俱伤,信任割裂的下场。
  当然,相关部门也应看到,针对一些“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违规行为,口头说教恐怕无济于事,“诅咒式标语”反而可能让潜在的违规者心存顾忌,有所收敛。这说明对于乱丢垃圾等小恶,还是应有针对性地采取惩戒措施,才能达到治理效果。必须强调,以文明、法治的方式推动社会治理,促进移风易俗,也许过程缓慢,但无疑会取得良好的效果。那种粗鄙野蛮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早已不合时宜,理当摒弃。

责任编辑: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百盈娱乐真人游戏 拜城县| 嘉义县| 庐江县| 昌图县| 崇明县| 刚察县| 鲁甸县| 浪卡子县| 大足县| 红桥区| 南安市| 辽阳县| 马关县| 定陶县| 大丰市| 长阳| 博兴县| 山东省| 罗平县| 宝清县| 鄄城县| 舒城县| 新巴尔虎左旗| 扶绥县| 绥芬河市| 汕头市| 都江堰市| 景宁| 洪湖市| 漠河县| 建始县| 杭锦后旗| 景东| 衡阳市| 崇信县| 喀什市| 弥勒县| 措勤县| 赣榆县| 措勤县| 九龙坡区| 勃利县| 凤阳县| 襄樊市| 潮安县| 保康县| 望城县| 辽阳县| 清镇市| 剑川县| 鲜城| 永德县| 琼结县| 泸西县| 兴宁市| 太和县| 连城县| 宁安市| 崇文区| 玉林市| 阳谷县| 涿州市| 故城县| 潜山县| 拜城县| 尼勒克县| 昌邑市| 桑日县| 科尔| 天水市| 宁夏| 界首市| 商都县| 同德县| 慈溪市| 泊头市| 和静县| 永定县| 韶山市| 若尔盖县| 城固县| 民勤县| 岐山县| 岑溪市| 普定县| 永州市| 舟曲县| 怀宁县| 长乐市| 红安县| 镶黄旗| 嵊泗县| 昭觉县| 中西区| 北安市| 石嘴山市| 松原市| 天峻县| 阳曲县| 固始县| 独山县| 延边| 馆陶县| 赤城县| 合水县| 墨竹工卡县| 泽库县| 华亭县| 册亨县| 通山县| 东台市| 郴州市| 商河县| 乳山市| 闵行区| 灵寿县| 万全县| 六安市| 垫江县| 永德县| 廉江市| 大名县| 阳春市| 蛟河市| 梨树县| 大同县| 灵丘县| 当涂县| 上饶县| 萨嘎县| 武平县| 吉安县| 建德市| 会泽县| 木兰县| 方正县| 阳春市|